首页 > 浩瀚宇宙 > 正文

帕克斯射电望远镜位于澳大利亚的新南威尔士州,由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管理。去年,帕克斯射电望远镜探测到来自离太阳最近的恒星比邻星方向的神秘无线电信号。

摄影:A. CHERNEY,CSIRO

寻找地球外生命讯息的天文学者们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一个尚未解释的无线电信号似乎来自比邻星的方向。比邻星是一颗距离太阳最近的小型红色恒星,距离太阳4.2光年。更令人兴奋的是,至少有两颗行星围绕这颗恒星运行,其中一颗可能是环境比较温和的岩石行星,与地球相似。   “突破聆听”计划(Breakthrough Listen)是一项长达10年的研究项目,旨在寻找来自距离太阳最近的百万颗恒星发出的信号。项目团队在使用澳大利亚的帕克斯天文台研究比邻星时,发现了这个引人注目的信号,他们将其命名为BLC-1。这些无线电波是在2019年4月至5月的观测中捕获到的。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研究生、负责信号分析工作的突破聆听团队成员Sofia Sheikh说:“我们时不时会地会发现一些奇怪的现象,这都在意料之中。不过,此次发现非常有趣,因为我们不得不考虑下一步的行动,确实很不可思议。”   尽管Sheikh和其他人强烈认为信号实际上是人类发出的,但BLC-1是迄今为止突破聆听计划在SETI(搜寻地外文明)方面取得的最吸引人的探测结果。研究团队正在撰写两篇介绍该信号的论文以及一份后续分析报告,但尚未完成。(探测结果在研究发表之前就泄露给了《卫报》)   当研究人员继续分析这个信号时,即使是遥远的地外生命的迹象也会让人们兴奋不已。但专家们警告称,几乎可以肯定这是一个普通的地球信号。   “SETI领域有很多关于追求轰动效应的讨论,” 突破聆听计划的首席研究员Andrew Siemion说。“我们对SETI如此兴奋,以及将职业生涯投入其中的原因,和公众对它如此兴奋的原因是一样的。因为这是外星人!棒极了!” 60年来一直在寻找外星人   60年来,从奥兹玛计划开始,科学家们一直在探测太空中可能是人工起源的无线电信号。奥兹玛计划是我父亲Frank Drake于1960年进行地一次搜索。

与宇宙自然产生的无线电波不同,这些来自外星人的讯号可能与人类用来沟通的传输方式非常相似。这类信号涵盖的无线电频率范围非常狭窄。它们可能还有“漂移”的特征,表明信号源正在朝地球移动或远离地球。这个线索表明射电源来自遥远的宇宙物体,比如一颗围绕恒星运转的行星。

科学家疑探测到比邻星发射的神秘无线电信号

图为哈勃太空望远镜拍摄的人类最近的恒星邻居——比邻星。

摄影:ESA/HUBBLE & NASA

“似乎只有人类技术才能产生这样的信号,” Sheikh说。“我们的WiFi、手机信号塔、GPS以及卫星广播——所有这些看起来都与我们正在寻找的信号一模一样,导致科学家很难区分某个信号是来自太空还是来自人类制造的科技。”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天文学者们已经探测到了许多候选的地外信号。其中一些被证实来自之前未知的天文来源,比如脉冲星——快速旋转的死亡恒星残骸,向宇宙发射无线电波。第一种已知的快速射电暴(短暂的无线电波爆发,至今仍有些神秘)最初看起来似乎是人工信号。被称为“佩利顿”的信号是一种低能量射电暴,起初也令人奇怪,后来科学家确定了它们的源头:微波炉。

BLC-1可能来自一个我们并未预期会传输信号的物体:一颗尚未被确定的卫星;天空中一架正在飞行的飞机;望远镜探测范围内的地面上的一台发射机;或者更为普通的物体,比如附近的一栋建筑或一辆驶过的汽车上的故障电子设备。

“我们所有SETI的实验都是在充满干扰的环境中进行的,信号到处都是,”Siemion说。“归根结底,最重要的是能否分辨出一个非常遥远的技术标记和人类技术之间的区别。”

还有一些信号天文学者还无法最后确定其自然源头,比如著名的“WOW!”信号。1977年,俄亥俄州立大学的无线电天文台(俗称“大耳朵”)接收到了这一信号。这种极其强大的无线电波最初看起来像一个真正的地外文明信号,但没有人能进行核实或再次找到。

一个奇怪的信号

2015年,突破聆听计划启动了硅谷投资者Yuri Milner资助的一项长达十年的搜索,到目前为止,研究团队尚未在对宇宙的探测中发现任何确定的信号。

从2019年4月开始,突破聆听计划将帕克斯望远镜瞄准了比邻星——并不一定是因为科学家们试图寻找外星人,而是他们希望更好地了解像比邻星这样的小型红矮星经常发射的巨大耀斑。今年夏天,与突破聆听计划合作的希尔斯代尔学院的本科生Shane Smith在处理这些观测数据时发现,BLC-1显然是从这颗恒星发射出来的。

尽管信号很微弱,BLC-1还是通过了突破聆听团队用来过滤人类产生的数百万个信号的所有测试:其带宽很窄,频率似乎在漂移,当望远镜将视线从比邻星转到另一个天体时,它就消失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出现了四个类似的信号。不过,其中一些被识别为无线电干扰排除了。

“我们的算法对识别外星技术非常有信心,” Sheikh说。“目前的情况非常令人兴奋,因为我们从未达到算法发现真正有趣的信号的阶段。”

如果BLC-1最终被证明是一张来自临近星系的明信片,那么从统计学上讲,银河系肯定充满了相互交流的文明,SETI研究所的Seth Shostak说。“在这种情况下,在银河系中将会有超过5亿个社会存在,似乎的确是一个很大的数目。”

后续工作

自探测到BLC-1以来,研究团队再次观测了比邻星,但什么也没有发现。科学家们正在开发新的测试方法,以确定信号的来源,其中包括继续将帕克斯望远镜对准比邻星。

“如果你想要做出任何科学声明,那你就需要能重新观察和复制这种现象,这就是科学方法的工作原理,” Sheikh说。

今年早些时候,SETI研究院的Jill Tarter 告诉我,创建新测试和努力确认一个信号的来源是SETI计划的一部分,每个人都可以学习并从中受益。

“我们在寻找宇宙中的地外文明,” Tarter当时说。“突然发现干扰,并认为它可能是我们在寻找的东西,然后找出我们必须做的事情,做出正确的区分,并对我们可能得到的任何结果保持信心,这是一个很好的教训。”

Siemion说,评估BLC-1已经教会了团队很多关于测试数据的知识。比邻星的后续观测对认识这类恒星的行为是很有价值的,同时也有助于对附近拥有已知行星的恒星系统进行全面的SETI搜索,即便那里没有精通科技的外星生物居住。

“最终,我认为我们将能够说服自己BLC-1是干扰,”Siemion说。“不过,最终的结果肯定是,这次探测将使我们未来的实验更加强大。”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908641978121044484

本站文章部分来自于互联网,已注明出处。 未注明原文出处皆为原创文章,转载同样请注明出处并添加链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需审核后才会展现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