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奇地球 > 正文

神秘消失的古玛雅文明

在中美洲及墨西哥南部丛林里,许多城市在第9世纪末及第11世纪初被遗弃。之后丛林恢复繁茂,废墟之上重现自然景象,鸟鸣蝶舞,一位神秘的猎手在废墟上方悄无声息地捕猎。猎人是美洲豹,也就是美洲虎——其实它既不是普通花豹,也不是老虎。美洲豹是全世界第三大猫科动物,也是美洲最大的猫科动物,只比老虎和非洲狮小一点。

在树荫里躲藏的美洲虎

近千年来,森林一直是神秘玛雅的守护神,直到19世纪初,古玛雅人藏匿在丛林的传闻在世界上开始流传。偶尔到这里,跨越这些遗迹的探险家们发现,雕刻在石头上的脸孔沉默不语,火星文一般的神秘文字又令人迷惑,是谁在遥远的过去留下了这些信息?几百年来,它吸引着无数学者前来探索,却又不肯轻易透露自己的秘密。曾经有两位杰出的学者,虽然他们生活的时代相差了一个世纪,但他们探索的成果解开了一个伟大的考古之谜,那就是失落在中美洲与墨西哥丛林里的“玛雅文明”。

1842年,在墨西哥的奇琴伊察,一位名叫约翰·罗伊德·史蒂文斯的美国律师,在空荡的废墟漫步,寻找古玛雅人蛛丝马迹的线索。这里是一座环绕着壮观中心广场的真正城邦,宏大而坚固的建筑,精美的石刻艺术——在由如此美丽丰富的浮雕,以及图案所装饰的墙面与柱子上,古玛雅人毫不吝啬地泼洒了自己的艺术天份。史蒂文斯为此经历两趟惊险旅程,穿越泥泞、疟疾、毒蛇以及昆虫肆虐的星夜,探索中美洲渺无人烟的丛林。他在寻找无可否认的证据,证实这些废墟的建造者不是埃及人、腓尼基人或失落的以色列人。

藏匿在丛林中的卡斯蒂略金字塔

神奇的卡斯蒂略金字塔,就像是一本日历

史蒂文斯认为自己在奇琴伊察找到了,与他所知任何文明不同的书写方式,他此前在几百公里外的废墟见过相同的文字,证明了美洲原住民的古代帝国,比任何人认为的都要进步——而此时,甚至一百年后的主流观点均认为,这些庞大废墟建造者绝不是美洲原住民。这里面有一点种族主义味道,说每一件伟大的东西都来自希腊人、埃及人与欧洲传统,绝不可能来自一群裸身在树林游荡的野蛮人。这听起来似乎也有道理,其他古代文明大都发源于大河两岸,中华文明有黄河,古埃及文明有尼罗河,古巴比伦文明有幼发拉底河,而这里不仅没有大江大河,甚至连小溪流也不多见,那么,古玛雅人又是如何发迹的呢?

在一千年前,奇琴伊察是一个繁荣活跃的城市,居住了数万人,他们建造了宏伟的金字塔。位于大广场中心的卡斯蒂略金字塔是一座令人望而生畏的建筑,名列世界七大奇迹之一。这座金字塔由数百万块石灰岩巨石建成,高达30米,相当于一座10层楼的建筑。不过,卡斯蒂略金字塔不仅仅是一座宏伟的建筑,它那些完美的线条运用了复杂的数学知识,并与天文学有关,甚至还与农作物生长周期息息相关。这座金字塔的浑身上下无不与季节、日期和太阳的变化关联,因此这个金字塔也是奇琴伊察这座城市的巨大日历。

位于奇琴伊察的卡斯蒂略金字塔

卡斯蒂略金字塔的4面表示四季,每一面都有9层平台,平台被通往塔顶的石阶通道一分为二,总共18个石制平台代表玛雅历法的十八个月。每一个石制平台都有镶嵌的52块大石板,也就是五十二个凹陷,对应着玛雅人以52年为一个历法周期,也就是一个世纪。金字塔每面各有91个台阶,加上顶层平台,共有365个台阶,每个台阶代表每年的每一天。台阶两侧都有宽一米多、高低不等的边墙,北面边墙下端刻着一对高1米43、长1米80、宽1米07带羽毛的蛇头,蛇嘴里吐出一条长1米60米的大舌头。每年在春分和秋分的日出、日落,金字塔的两个拐角分别在北面阶梯双侧面投下三角形阴影,并随着太阳位置的移动而滑行下降,看似一条巨蛇往下爬行——那就是顶层神殿里祭拜的羽蛇神,库库尔坎。

这种“光影蛇形”之奇景每次持续整整3分22秒,古玛雅人认为这是羽蛇神的降临,意味着播种或者收获季节的到来。塔顶是一座六米高的平顶神殿,三面开门,而仅南面开着窗户。北门的大门两侧,分别矗立着一座羽蛇神的石柱像,因此,这座建筑也叫库库尔坎神庙。

卡斯蒂略金字塔台阶基部的羽蛇神头部及大舌头

传授古玛雅人知识和文明的羽蛇神,库库尔坎

库库尔坎,正是为玛雅人带来知识的天神,是玛雅文化中最重要的神明。在玛雅遗址中到处都有他的形象,无论在金字塔,还是大型石雕上都可以看见他。他通常被描绘成长有羽毛的蛇,也有人认为他是龙或是长有翅膀的蛇。玛雅人生活在丛林中,他们显然知道蛇是不会飞的,但羽神蛇却可以,这使得古玛雅人相信,库库尔坎是从天而降的神明。在很多文化中,蛇是智慧的赐予者,不仅教唆了亚当和夏娃偷吃禁果,还掌握着文明的工具,懂得金属和工具的使用方法,拥有丰富的知识和生活经验,他将这些知识传授给某些人,并赋予这些人特定的社会地位,使他们将知识传给自己的族人。

羽蛇神库库尔坎

古老的玛雅文明记载,库库尔坎是早期玛雅人的老师,他选择了八名7到12岁的男孩,向他们传授了数学、天文学和其它科学,随后库库尔坎消失了。但他承诺,自己会在遥远的未来现身。这些男孩成为了第一批祭司以及其他古玛雅人的老师,因此库库尔坎被推崇为给玛雅人带来知识和文明的伟大天神——可人们依旧不知道他究竟是谁,来自何方。而奇怪的是,这个长着翅膀的蛇神形象在古代随处可见,羽蛇神更是美洲众多古文化共有的天神。

事实上,羽蛇神是中美洲地区普遍信奉的神灵,最早出现于特奥提华坎文明之前的“奥尔梅克文明”。在墨西哥中部高原地区,和古玛雅文明同期存在的还有特奥提华坎(Teotihuacan)、托尔特克(Tolteca)和阿兹特克(Aztec)三个时期的古文明。阿兹特克帝国的首府特诺奇提特(Tenochtitlán)就是现在的墨西哥城,比阿兹特克更早的特奥提华坎的首府,是在墨西哥东北40公里的波波卡特佩尔火山,与依斯塔西瓦特尔火山山谷之间。

特奥提华坎遗址中的太阳金字塔

特奥提华坎遗址占地约20平方公里,是古印第安玛雅人中的一支,托尔蒂克人的宗教圣地和经济中心。公元1年至150年之间,托尔蒂克人在这里建造了拥有5万人的城市,公元450年在城市的全盛时期,人口多达20万。特奥体华坎帝国的详细历史,其起源和消亡,由于没有文字记录,后人所知甚少。几个世纪后,阿兹特克人发现了这片废墟,称其为“特奥提华坎”,意为“众神之城”。在特奥提华坎遗址中有著名的太阳金字塔,塔的基底长225米,宽222米,塔身为5层梯形,基本上是正方形,高66米,坐东朝西,正面有数百级台阶直达顶端,是整个遗迹中的最大建筑物,体积达100万立方米,和埃及的胡夫金字塔大体相等,正好朝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塔的四面也都是呈“金”字的等边三角形,底边与塔高之比,恰好也等于圆周与半径之比。内部用泥土和沙石堆建,从下到上各台阶外表都镶嵌着巨大的石板,石板上雕刻着五彩缤纷的图案。太阳金字塔的名字是阿兹特克人所取的,特奥提华坎人是用太阳金字塔来祭祀太阳神。遗址中也有占地面积巨大的羽蛇神神庙,正中央是一个小型金字塔,与太阳金字塔遥遥相对。玛雅金字塔的数量远远超过埃及金字塔,仅在墨西哥境内就发现十万多座金字塔。

古玛雅人的“圣鸟”,绿咬鹃

在奇琴伊察的库库尔坎金字塔前的一角落拍手,可以听到从塔身传来的回音,古玛雅人认为这是“圣鸟”绿咬鹃的叫声,并把这当成是和天神的沟通,但不知库库尔坎老师有没有听到。

像库库尔坎神庙这种总重量高达6万吨的庞大建筑,是古代工程的奇迹——但这里并没有任何金属工具或车轮,然而玛雅人却建造了宏伟的城市和巨型金字塔。这一神奇的建筑,是古玛雅人为了展现他们的权力、他们的灵性和他们的科学而修建的。建造这样规模的神庙和金字塔,需要用数千吨的石块,他们是从哪儿弄来的呢?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965008634023576103

本站文章部分来自于互联网,已注明出处。 未注明原文出处皆为原创文章,转载同样请注明出处并添加链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需审核后才会展现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