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烧脑物数 > 正文

恩利克•费米是放射性研究之父及诺贝尔奖获得者,为量子力学和理论物理学的突破做出贡献。但对大众来说,他的名字最常与一个简单的几个词的问题联系在一起,即他们都在哪儿?这原本是一个随口说的玩笑,1950年费米在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时,用来消遣一下讨论不明飞行物的科学家。

费米不是第一个提出关于各种外星智慧生命问题的人,但他却独有这个疑问,这就是著名的费米悖论。它通常概括为:如果宇宙真的广袤无垠,那么外星生命几乎是确定存在的。但是,由于宇宙也有140亿年的历史,似乎有足够的时间让人类了解到这些生命。所以他们都在哪儿呢?

如何解开费米悖论?

有几位专家对此作了解答,包括美国宇航局(NASA)前首席科学家,现为史密森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馆长的Ellen Stofan,罗切斯特大学的天文学家Adam Frank,牛津大学的科学家和未来学家Anders Sandberg以及科学评论家Tim Urban。对于费米悖论提出的解决方案可分为三大类。

第一类:外星生命从未存在过。这种情况更可能出现在亚里士多德和托勒密所设想的宇宙中,他们认为一小群天体球在唯一的地球周围旋转。但这并不是我们所居住的宇宙。

如何解开费米悖论?

在天空中搜寻类地行星几个世纪后,天文学家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打破了宇宙的奥秘。他们估计有5×10^18颗类似太阳的恒星,10^18颗类地行星。我们对宇宙了解得越多,就越觉得如果除地球外没有其他生命很荒谬。由此看来,这是费米悖论最不可能的答案,也是唯一一个天体物理学家用目前所得证据否定的答案。

第二类:地球外有生命存在,但没有智慧生命。Ellen Stofan预测我们会在未来10到30年内在火星或一个遥远的卫星上找到简单生命存在的证据。但她想象的是更像微生物或藻类的东西,而不是土卫六液态甲烷湖里的水下城市。这就把问题从“他们都在哪儿?”转移到一个更复杂的问题“到底是什么阻止无穷的普通分子聚集在一起形成丰富的智慧生命?”

想想创造一个人类的所有因素。首先是生命的火花,接着是简单细胞的产生,然后是复杂的多细胞机体,之后是像大脑这样的器官形成。如果类人智慧生命是罕见的,那么其中一个步骤肯定是不可逾越的。值得注意的是,地球上有几百万种生命,但只有一个物种产生了文明。宇宙的相对压制暗示了某种“大过滤器”,它限制了更智慧的生物的创造。

第三类:智慧生命大量存在,但都安静不声张。这种可能性被称为“动物园假说”,引发了一些最奇怪的猜测。或许人类太低级和原始,以至于先进文明认为不值得与我们交流。又或者,其他文明已经认识到传播他们的存在会导致于暴力的星系间殖民者的手中灭绝。也可能我们的太阳系刚好位于宇宙的一个安静、远郊的死胡同里,是宇宙地形的一个意外。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676809468707078663

本站文章部分来自于互联网,已注明出处。 未注明原文出处皆为原创文章,转载同样请注明出处并添加链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需审核后才会展现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