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奇地球 > 正文

如果大家忽略掉自己是人类,站在地球物种的角度来看待我们这样一个世界,你真的会惊奇的发现,人类竟然和地球上任何一个物种都不相似。世界上除了我们“智人”种,再也找不出来一个所谓的人形物种,你可以用百度百科查询就能知道,我们霸占了整整一个进化树上的一个人属、人科、智人种

人类最“多余”的器官,达尔文的“进化论”都解释不了的问题

只有我们一种地球物种是最神奇的,人类简直就是其他物种眼中的外星人。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几乎解释了地球上所有物种的起源方式,但唯独偏偏到人类,对人类就不太好使。

下面我将尽我所能用进化论来强行解释人类的起源和进化,这当中一定会出现很多矛盾和疑问,而这些矛盾和疑问正是我想留给大家去想象和探索的。
我想让大家想一个问题,你的鼻子断过吗?如果你不幸断过鼻梁,你就一定知道,断鼻子时刻那种刻骨铭心的痛苦了。我们这个突出于面部的器官,简直是太容易受伤了,而且神经血管竟然又如此的丰富。更可恨的是,他竟然全部由软组织和软骨组成。当我们人类站立的时候呢,鼻子绝对是最突出于面部的一个器官,而它简直就是为了受伤而设计的,这太不合理了

人类最“多余”的器官,达尔文的“进化论”都解释不了的问题

鼻骨又由于其结构的特殊性,在重击之下是不会碎的,硬撑着不碎,鼻外伤就由此升级成了颅外伤,并且迅速的向其他的器官所扩散,引发一系列的结构性损伤,鼻骨还能形成一种共振,这种共振将力度相应的放大。脑部呢就在这种强烈的震荡之下,使人产生晕厥,丧失意志,任其宰割。对于原始人类来说,自然界的那些顶尖杀手们,无论是老虎,狮子、棕熊,巨掌要是挥来,人类的鼻子,单单在这个掌风的余力之下,简直就是十足的软肋,鼻子这种软肋竟然还如此的傲然挺立,这既不符合达尔文的自然选择,也不符合拉马克的“用进废退”

那到底哪里出了错了?进化论一定是没错的,我们的鼻子问题到底错在哪里了?假设人类在进化的过程当中碰碰不到猛兽。假设人类并非陆生生物,而是水栖动物。原始人类仰面漂浮在水面,鼻子一转身变成了一个光彩夺目极具内涵的生态学设计。以上对鼻子的质疑完全可以因为由陆生生物假设转变为水生生物假设而一笔勾销。在水生场景之下,鼻子就必须坚挺脆,这就变得合理了。

人类最“多余”的器官,达尔文的“进化论”都解释不了的问题

如果把人类放到海洋里我们再来想一想鼻子的用途,下潜时你有宽大的鼻腔,简直就是一个前置排压的装置。上升的时候呢你的鼻孔朝下这样防止了倒灌,双眼露出水面浮游前进的时候了。高高大大的外皮简直就是一个前置分水器。如果说那个舰船前端的球鼻艏是人类鼻子的仿生设计,我觉得一点都不为过。

人类最“多余”的器官,达尔文的“进化论”都解释不了的问题

如果自然选择把你坚挺高大的鼻子进化成猩猩那种朝天鼻,我真不知道我们应该怎么去游泳。人类的奥运会也就可能没有游泳这个项目了吧?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i7030457706226090532

本站文章部分来自于互联网,已注明出处。 未注明原文出处皆为原创文章,转载同样请注明出处并添加链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需审核后才会展现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