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奇地球 > 正文

无论是科技的进步,还是人文历史的完善,都离不开一代又一代科学家的努力。于人文、考古科学家而言,许多偏僻的地带可能藏着“蒙尘的珍珠”,而这次大家把目标放在了古老而落后的南非地带—埃塞俄比亚。

随着一队科考人员深入埃塞俄比亚山林,他们在一个偏僻闭塞的村庄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画面:成年男人在爬行“蠕动”地赶路,中年女人在爬行“蠕动”地摘菜,连小孩子都在爬行着玩耍。

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一代代的无奈,近亲结婚下的产物本以为这一帧画面是科考途中的偶然,殊不知,这些爬行现象只是这个村子的冰山一角。

随着科考人员对于这个村子了解得深入,他们发现了更加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

全村人都在爬行,只有他们这些“奇怪”的外来者例外。

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一代代的无奈,近亲结婚下的产物

爬行村中的爬行者

其实,在一开始,科研人员并没有多在意这种情况,毕竟当地人有当地特有的文化习俗,时常会举办一些带有人文色彩的活动,比如祭祀仪式、欢迎仪式。

可是随着他们遇到的爬行者越来越多,敏锐的他们从这座看似平静宁和的村庄中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在详细地观察中,科学家们发现这些爬行者的手并非如我们普通人的手一般“娇气”,因为长期地“四肢行走”生涯,他们的双手已经包裹上了一层厚厚的茧子。

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一代代的无奈,近亲结婚下的产物然而,虽然有茧子的包裹,爬行者们的双手也并不能做到真正的“安枕无忧”。原因有二,一是双手比双脚要灵活得多,双手的作用也比双脚要多得多,正因为双手的使用频率高,使得双手不能如同双脚一般,穿上具有保护作用的鞋子。

二是没有施加任何保护的双手,哪怕有厚厚的老茧做支撑,遇到尖锐的石头、锋利的铁片依旧是“螳臂当车”。

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一代代的无奈,近亲结婚下的产物

此外,长期的爬行生活使他们的视野已经悄然发生了“非自然”的偏差。要知道,我们正常人行走的时候,需要低头看路,人眼睛与地面的距离勉强与我们的身高持平,所以走路是绝对走不出“近视眼”的。

然而,爬行者走路,他们与地面的距离很近,这会对他们的视力造成一定的影响。

此外,他们想要看向前方时,需要把头仰起来,他们“走路”时需要一直低头,看向前方时需要不断仰头,在整个爬行过程中,他们的眼睛和颈椎都遇到了多重阻力。

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一代代的无奈,近亲结婚下的产物由于爬行村的村民在爬行过程中主要的用力点在腰部,科学家们在征得一些村民的同意后,对他们的腰部进行了CT检查,检查的结果让人们有些匪夷所思。

爬行者们的“腰间盘突出”已经很严重了。这即是经过几代人积累的长期“遗传效应”,又是爬行村村民长期”爬行锻炼”的结果。

从医学角度来说,倘若我们正常人患有严重腰间盘突出,这可能是我们的身体已经到了需要做手术的地步了。

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一代代的无奈,近亲结婚下的产物但是对于那些长期爬行的人来说,腰间盘突出是他们腰间盘强大的表现,也是他们爬行路上最好的助力。

其实,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并非个例,在我国贵州的一座大山内也曾发现一个类似的村落。

固然,被发现之前贵州“爬行村”的人已经习惯了爬行生活,但是一经媒体曝光,这座贵州大山深处的“爬行村”,成了很多国人的猎奇对象。

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一代代的无奈,近亲结婚下的产物

一批又一批扛着摄像头的年轻人来此拍摄,他们或是动作夸张地表达自己的震惊,或是故弄玄虚地表达当地人的神秘,或是手舞足蹈地表达自己的所见所闻。

其实,一开始爬行村的村民对于这些外来者持中立态度,但是随着外界人员的接踵而至,

昔日安静祥和的小村庄“热闹非常”,成堆的垃圾着实让村民们苦不堪言。

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一代代的无奈,近亲结婚下的产物

到底是什么造成了爬行村?

无论是位于非洲的埃塞俄比亚“爬行村”,还是我国贵州的“爬行村”都处于“与世隔绝”的大山之中。

由于天险的阻碍,“爬行村”的消息格外闭塞,这就意味着“爬行村”的人很难有机会同村子外面的人沟通和交往,所以婚姻嫁娶往往是在同村人之间进行的。

然而,一个小村子里的人是有限的,同村人之间结婚很容易出现一种现象“近亲结婚”。

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一代代的无奈,近亲结婚下的产物虽说恋爱自由,但是“近亲结婚”就等于给自己以及自己孩子的人生埋下了无数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

近亲结婚会导致两个人的后代患有各种基因缺陷类型的疾病,身体素质也会受到影响,更可怕的是,这种基因疾病是深深刻入人类基因深处的,根本无法治愈,甚至连稍微的调理都无法做到。

卓越的生物学家达尔文的悲剧便是最惨烈的例子。

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一代代的无奈,近亲结婚下的产物在他与自己的亲表姐结婚后,生下的十个孩子。其中三个孩子过早地夭折了,另外七个孩子都有或多或少的健康问题。

由于村民之间近亲结婚,在“爬行村”中的村民当中,往往都会出现大脑的病变。这种疾病是由于人体大脑当中控制平衡的器官受损,出现的一系列症状。

患上这种疾病之后,病人穿衣、系扣、端水、书写、进食、言语等等都会受到影响,造成十分严重的生活不能自理。其中,行走时遇到的障碍颇为巨大。

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一代代的无奈,近亲结婚下的产物可能会出现行走不稳,步态蹒跚,动作不灵活等现象。除此之外,近亲结婚还可能导致生下来的孩子行走时两腿分得很宽,步行时不能直线,忽左忽右呈曲线前进。

爬行村的村民在直立行走时发现极其费劲,很难自如的运动,爬下来之后虽然身体不适,但是四肢的支撑好歹能保证能够自如的前行。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在这样的时间轮回中,爬行村的人就把爬行当成了正常的行动方式。

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一代代的无奈,近亲结婚下的产物

一代又一代人的无奈

虽然,“爬行村”有很多村民患有“小脑共济失调症”,但是,“爬行村”中的“爬行者们”并不乏真正健康的人。

那么,为什么他们在明明自己身体康健的前提下,依旧坚持艰难的爬行生活呢?究其原因,科研人员发现这和他他们从小到大的心理暗示密切相关。

其实,一开始研究人员只是将“爬行村”村民患有“小脑共济失调症”作为“爬行村”村民爬行生活的主要原因。

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一代代的无奈,近亲结婚下的产物然而,科学研究总是不断推翻旧结论和更新新观点的过程,随着研究人员对于“爬行村”,他们发现有许多“爬当地村民调查的深入行村”的新生儿是正常孩子,他们在经历从爬行到慢慢地学习走路的过程中出了差错。

按理说,孩子从匍匐到直立是很自然的现象,但是“爬行村”的孩子例外。

他们在学走路时,并没有得到长辈关于直立行走的正确启蒙,因为他们父辈的几代人都是通过爬行行走的。

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一代代的无奈,近亲结婚下的产物所以,一开始“爬行村”的全部孩子们就早已将爬行作为正常行动方式。而那些没有经过直立行走指导的正常孩子真的很难想到打破“常规”、直立行走的办法。

此外,由于“爬行村”中有很多患有“小脑共济失调”的孩子存在,直立行走对于这些孩子来说,本身来说就是一种巨大的挑战,所以“爬行”于他们而言是“最好的”生活方式。

而面对周围如此多的“爬行”小伙伴,那些“爬行村”正常的孩子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可以逃脱了爬行的命运。

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一代代的无奈,近亲结婚下的产物其实,爬行村的正常孩子正如那鸡窝中的老鹰一般,鸡窝中的老鹰不断给自己暗示“我是小鸡”,“爬行村”的正常孩子也一直在暗示自己“我只会爬,爬是最好的行动方式。”

于是,就这样,“爬行村”的火种一次又一次的熄灭,一代又一代人被迫走上了“爬行”的命运。

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一代代的无奈,近亲结婚下的产物

“爬行村”将何去何从

“爬行村”村民想要“站起来行走”,并非轻而易举。那么,面对如此多的挑战,“爬行村”的村民究竟要何去何从?

其实,随着研究人员的深入探查,他们发现在孩童阶段的“爬行村”村民更容易学会直立行走。

一方面,孩童时期的村民接受“爬行教育”的时间不长,另一方面,孩童时期的好奇心,学习能力最强。

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一代代的无奈,近亲结婚下的产物其次,精力充沛、好奇心旺盛的年轻人也能够比较容易地掌握直立行走的诀窍。所以,研究人员把纠正“爬行运动”的重心放在“爬行村”的孩童和年轻人身上,对他们进行科学、有计划地康复训练。

此外,根据造成“爬行村”村民发病的原因,科研人员与当地政府协商,从杜绝近亲结婚这条“线”来达到预防“小脑共济失调证”发病的目的。

其实,对于“爬行村”的“爬行者”来说,外界仅从杜绝近亲结婚、研发特效药、进行康复训练三个方面进行干预是远远不够的。

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一代代的无奈,近亲结婚下的产物毕竟,当媒体的摄像头第一次对准这些可怜的“爬行者”的时候,他们平静安逸的生活已然被悄然打破。

如果说一开始“爬行村”能一直保持爬行生活,是因为大山阻隔,消息闭塞,他们只知道跟随父辈们学习爬行,不知道为何要直立行走,不明白怎么进行直立行走的锻炼。

可是在被科研人员发现之后,他们看到了一种与自己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比如直立行走代表着解放双手,使用双手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可以让生活更便利。

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一代代的无奈,近亲结婚下的产物此时,他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然而,外界并没有给他们太多审视自己的时间,因为,人大多有从众心理。

当“爬行村”中出现一个直立行走的人,或许“直立行走的人”会被众多“爬行者”取笑排挤,但是,当把渺小的“爬行村”放在整个国家范围内来看时,那些稀少的“爬行者”便成了异类。

这便是如此时,“爬行者们”面对无数外界人士的猎奇围观,时刻有一种自己是“猴”的难堪和羞耻。

非洲埃塞俄比亚的“爬行村”:一代代的无奈,近亲结婚下的产物

所以,我们除了要关注如何正确引导他们“直立行走”,帮助他们恢复正常生活之外,还需要注意他们的心理健康问题。

比如,在应对外界不友好的采访和拍摄,除了需要当地政府的强制保护之外,还需要我们这些社会人士多一分理性,多一分尊重,切勿随波逐流,做伤害“爬行者”的“侩子手”。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i7048922437865816613

本站文章部分来自于互联网,已注明出处。 未注明原文出处皆为原创文章,转载同样请注明出处并添加链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需审核后才会展现

评论信息